首頁 > 鎮街新聞

父子“歸雁”接力建設家鄉,文登峰山村美了又富了

2019-11-26 编辑: 丛韩滋

????初冬時節,威海市文登區峰山村俨然一幅悠然美麗的田園畫:寬闊筆直的村內街道通向各家各戶,道路兩側花壇裏的黃菊隨風搖曳。和豐果蔬農業合作社的蘋果又紅又圓,壓彎了枝頭。

????看著如此“高顔值”的村落,誰能想到,十多年前,峰山村還是一個貧窮落後的小山村。路不平,人心散;環境差、底子薄,村集體欠外債15.8萬元。

????說起峰山村的巨變,繞不開譚新華、譚業軍父子的接力前行。村裏生,村裏長,父子都是村外發展,又義無反顧反哺家鄉。父親改變村裏的落後面貌,兒子帶領鄉親把村莊打造成一個美麗鄉村樣板。

????在2007年7月23日,峰山村村委會主任的直選,600多張選票上不約而同寫著譚新華的名字。

????那時,譚新華已經退休回鄉,准備頤養天年。而且作爲一名肝癌病人,手術後一直靠藥物治療。

????“當時,家裏人都不支持他幹村委會主任。”譚新華大兒子譚業明說。爲打消老人接任的想法,譚業明和弟弟譚業軍將他送到濟南的醫院,想趁機把這個“燙手山芋”躲過去。

????然而沒過多久,譚新華還是從醫院“逃走了”。原來,一場突來的雷暴擊毀了村裏線路老化的自來水抽水泵,村裏人要去四五裏地外的鋪集村拉水,一些行動不便的老年人吃水則需要接濟。

????“我不回去,大家夥吃水咋辦?”丟下一句話,譚新華回村了。

????回村後,他聯系工程隊進村,將自來水管道全面更新改造,還買了新水泵,自來水實現全天候平穩供水。而改造花費的10萬元,全部由自己負擔。

????後來,隨著譚新華戶口回遷,他又被選爲峰山村黨支部書記。

????2012年,一場大雨沖開了村北年久未修的河壩。

????“就在河流拐彎的地方,形成多處決口,最寬的一處有50多米。”日前,重新站在離大壩決口不遠的地方,村會計于所軍指著遠方對記者動情地說:“村裏喇叭只喊了一句:‘譚書記去堵決口了’!不一會兒,大壩上一下子來了男女老少150多人。”

????大壩上,譚新華背著沙袋沖在前面。村民們多次勸阻他下壩休息避險,但他斬釘截鐵地說:“我是共産黨員,就要帶頭沖鋒。”

????2016年4月,文登區工信局派峰山村第一書記邢玉澤進駐峰山村,與譚新華搭班子有一年半的時間。邢玉澤說:“村民找他辦事,不管大小難易,只要能辦到,他從來不推辭。很多事情已經超出村‘兩委’的工作。”

????把老百姓的事當成自己的事,這是譚新華十幾年如一日的做法。于所軍手指著一摞參差不齊的發票說,這是老支書譚新華自己爲村裏貼補上百萬的賬單。老支書走的時候,村集體賬上有了30多萬盈余。

????2017年,譚新華病重住院。在他生命最後的時刻,從意識模糊中突然清醒過來,眼光透看病床的窗外,看到樹幹得特別厲害,對陪護的大兒子譚業明說:“天老是不下雨,老百姓的地咋辦?”

????“父親走了以後,我和弟弟商量,趕快挖幾個水塘,先解決老百姓的灌溉問題。”譚業明說。

????2017年6月,譚新華與世長辭。“你倆要想著峰山村和村裏百姓。”這是他對兩個兒子的臨終囑托。

????銘記父親的臨終囑托,在外經營企業的譚業軍接過父親振興鄉村“接力棒”,當選峰山村新一屆黨支部書記。

????談到自己“接棒”,譚業軍說:“當時我比較猶豫,但鎮領導對我說‘你忍心讓你父親費盡心力的村莊再坍塌了嗎?’,一句話戳中我的心窩。”

????邢玉澤說:“讓村民富起來,是他們父子共同的想法,他倆都工作特別認真,效率特別高。說到兩個人的區別,村民戲稱,老譚書記給大家弄小錢,蹚路子;小譚書記給大家弄大錢,幹大事。”

????“父親在世時,一直想辦法增加村集體的收入,我們想把他這個心願繼續完成。”譚業軍說,村裏如今建起面粉廠、油坊、肉食加工廠,發展農産品深加工,全力提高村民和村集體的收入。

????峰山村第一家自營美食店已經在文登區試點開放。譚業軍告訴記者:“等這個模式成功後,我們就在全國推廣。”

????目前,省設計院專家完成了對峰山村的整體規劃,村裏道路全部實現硬化,村口1800米的河道也進行了整修,800多棵綠植栽種完畢。

(來源:大衆日報)

推薦閱讀

更多
  • 2020年,威海将打通9条“瓶颈路” 新建续建12处停车场

    2019-12-25
  • 427億元!威海企業對韓貿易“漲聲”一片

    2019-12-25
  • 讀懂鴻鹄之志,看見“天鵝之城”

    2019-12-24

今日熱點

  • 2020年,威海将打通9条“瓶颈路” 新建续建12处停车场
  • 427億元!威海企業對韓貿易“漲聲”一片
  • 對話博隆集团总经理宋丽丽:商道即棋道,心中有静气,一子也争先
  • 胡侃侃 | 药补不如食补,食补不如水补
  • 冬天的意義,全在這翻滾的海鮮火鍋裏!
  • “柿”不可擋,留在晚秋最後的甜